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各国人口 >

法国人口稳步增长而俄罗斯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时间:2016-06-14 11:04 类别:各国人口 人数:

在人口已经超过70亿的地球上,人口增长和减少的国家差别十分明显。出生率正在上升的是法国,相反人口不断减少的是俄罗斯。法国自从1955年以来人口在持续增加,2010年已经超过6200万,这样持续下去,2050年人口将达到8000万,在欧洲是例外的人口增加国。而俄罗斯的人口在2005年达到1.43亿的顶峰后开始减少,2050年将减少到1.26亿(以下未做说明的数字均出自联合国人口司2010年数据)。 

法国公立托儿所免费

出生人数很容易受到为经济形势左右的就业和收入情况的影响。有看法认为,长期的通货紧缩是日本出生率低迷的一大因素。 

但法国并不适用这个公式。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53个成员国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回答“今后经济还将继续恶化”的法国人超过6成,远远高于28%的整体平均值。 

但法国的总和生育率(TFR=15~49岁女性一生中的生育数量)维持在1.99,远高于欧洲的平均值1.59人。令他国羡慕的“婴儿潮”在法国从未间断。法国的TFR虽然从1965年的2.85降低到了1994年的1.65,但之后开始好转,在2000年回升到了1.88。 

法国如今在欧洲仅次于首位的爱尔兰(2.10)。在巴黎的街道上,推着婴儿车的父母亲比以前多了不少,面向儿童的商店也在增加。 

韩国、日本、德国等多数发达国家当前少子化现象严重。被认为人口恢复困难的TFR低于1.5的国家有23个,人口已经开始自然减少的国家也有14个。这个数字今后估计还会激增。 

这些国家在很多方面应该向法国学习。基本来说,重视儿童的文化在法国源远流长。售票窗口和收银台前无论排着多么长的队伍,带孩子的顾客都会被让到前面。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只要有人带小孩上车,马上就会有人让座。 

当然,优厚的政策也有助于提升出生率。这源于“人口等于国力”的一致看法。生育的女性无论收入多少,都将获得890欧元的“红包”,在孩子满三岁前,每月可以领取178欧元。接收2~3岁幼儿的托儿所多数为公立,保育费全免。看护时间为上午8点半到下午4点半。 

利用保育员的父母也非常多。这是在家中看护3岁以下儿童的制度。考取保育员还有配套的进修制度和资格制度。保育费虽然每年高达约1万欧元,但可以接受公共补贴。 

有工作的母亲可以取得3年的育儿假。期间虽然没有工资,但雇主必须保证“假满后返回与休假前同等的岗位和职务”。母亲在完成育儿后能够回到相同的岗位,无需担心降级,可以专心育儿。 

除此之外,单亲育儿的家庭和有残障儿童的家庭还享有特别津贴。地铁和巴士儿童半价的规定虽然与日本一样,但对于孩子超过三个的家庭,法国还会给予“多人数家庭通行证”,孩子越多折扣越大。 

据OECD调查,法国每年向家庭政策划拨的预算高达518.392亿欧元。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3%,远远超出了日本的0.81%(40735亿日元)。法国2011年的财政赤字预计将达到GDP的8%,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和各党派依然在坚持育儿优惠政策。 

在日本,育龄人口未婚率上升虽然也在导致少子化加剧,但在法国,事实婚姻在法律上基本不受歧视,不会阻碍生育。《世界报》解释说,“这是为了让大家通过养育下一代,忘记无情的人们和金钱至上的社会”。 

俄罗斯女性比男性多出1000万

俄罗斯2010年实施的国情普查结果显示,其人口为1.429亿,与2002年的上次普查相比,8年间减少了220万人。人口在不断减少。 

尤其是在远东俄罗斯等东部地区,因为就业岗位少,人口在不断向莫斯科等西部地区外流,这些地区的人口比上次普查减少了6%。 

从1950年代到90年代中期,俄罗斯的人口一直呈现增加态势,在1995年达到1.487亿的顶峰后,人口开始减少,之后减少加速,2050年估计会减少到1.26亿,比顶峰时减少15%以上。 

按照俄罗斯联邦卫生保健和社会发展部的预测,在2015年之前,俄罗斯的人口将稳定在1.42亿~1.43亿,到2025年将增加到1.45亿,但与联合国的推测相比,这个数据太过乐观。就算把目光放远到2100年,俄罗斯的人口恐怕也不会转为增加。 

从TFR来看也是同样,俄罗斯的TFR在1950年代曾经超过2.8,到1980年下降到2.04,跌破再生育率,最终在1999年降低到了1.17的历史最低点。现在为1.53,今后预计会略有上升,但程度恐怕不足以推动人口增长。0~14岁的年轻人口比例仅为15%。 

从世界人口排名来看,俄罗斯在1950年排名第4位,2010年排名第9位,预计2030年将降至第10位,2050年则为第14位。 

对于日本来说,这绝非事不关己,日本的年轻人口比例仅为13.4%,是世界最低,同期的人口排名估计也会沿着第5位、第10位、第13位、第19位不断下滑。 

但俄罗斯还存在着结构性问题。其中之一是男女比例极端失衡。俄罗斯的男性人口为6620万,而女性为7670万,比男性多出1000万以上。在二战刚刚结束的1950年代,相对100名女性,男性只有75名。 

如今,俄罗斯的男女比例约为85:100,是全球男女人数差最大的国家。因此,女性结婚难在俄罗斯已经成了社会问题。 

为了填补人口减少的缺口,仅2011年上半年,俄罗斯的移民人数就增加了37%。虽然有大量移民从鞑靼斯坦、巴什科尔托斯坦、高加索等前苏联地区涌入,但另一方面,人种对立也在趋于明显。2010年,借着在莫斯科给足球赛助威的狂热气氛,俄罗斯族与高加索族爆发了大规模冲突,甚至造成了人员伤亡。 

虽然俄罗斯科学院国民经济预测研究所公布,俄罗斯要想维持住现在的人口,每年必须接纳70万~100万的移民,但这不可能得到民众的支持。 

酒精中毒和药物中毒 

俄罗斯的另一个问题是自杀率高。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调查,俄罗斯每10万人口的自杀人数为53.9人(2006年),仅次于立陶宛和韩国,排在世界第3位(日本为第7位)。其背后的原因是酒精中毒的蔓延。据WHO公布,在2010年俄罗斯约有5万人因酒精中毒的相关疾病死亡,占死亡原因的30%,这一比例在全球排在第一。 

在戈尔巴乔夫从1985年起开展“反酒精运动”的时候,俄罗斯的酒精消费量在3年内减少了27%。在此期间,男性死亡率降低了12%,女性降低了7%,酒精的危害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俄罗斯的吸烟率仍然居高不下,以70.1%的比例遥遥领先其他各国,远高于第2位的乌克兰(64.5%)和第3位的白俄罗斯(64.4%)(2005年)。 

平均寿命虽然曾在1980年代降至67岁,但目前已经回升到了69.2岁(男性63.3岁,女性75.0岁)。但距离欧洲各国的平均水平76.5岁(男性72.8岁,女性80.20岁)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从发展中地区以外的HIV成人感染率(15~49岁)来看,俄罗斯也以1.0%的比例紧跟在爱沙尼亚的1.2%,乌克兰的1.1(2009年推测)之后。新感染者的4分之3是15~29岁的年龄人口。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报告称,绝大部分感染者是吸毒者,其中30~40%在共用感染危险大的注射针头和注射器。HIV阳性的母亲生育的孩子也在增多,已经成为社会问题。 

这样的“负面连锁反应”表明,已经踏上民主化道路、正在依靠资源出口巩固经济地位的俄罗斯绝不是一个幸福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