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巴勒斯坦 >

巴勒斯坦人口迅速增长成以色列致命弱点

时间:2016-06-11 19:48 类别:巴勒斯坦 人数:

巴勒斯坦地区在地球上所占的面积,小得常常在地图上难以找见。然而,正是在这条狭长地带,却上演了二战以来世界上最为冗长、难解的民族生存之争。两个民族为了生存之地,展开了连绵不断、刀光剑影的流血冲突。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厮杀,自恃强大的以色列终于明白,它也有致命的弱点——在这块土地上,犹太人口优势正在逐渐消失。 
    以色列前总理沙龙不愧为政治家。他的确认识到以色列的这个致命弱点,并提出了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新方法——放弃加沙地带和部分约旦河西岸土地,保留一些大型犹太人定居点,并通过修建隔离墙使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分离开来,以撤离被占领土换取巴勒斯坦建国。 
    但沙龙认为,巴勒斯坦方面没有谈判对手,要实施这个方案,需要以色列采取单方面行动,后来称为单边行动计划。 
    2002年6月,以色列决定沿“绿线”(即1967年“六•五”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修建从约旦河西岸北部至耶路撒冷的“安全隔离墙”,计划全长600公里,现已完成大部分。隔离墙将约旦河西岸的大约10%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圈入以色列一侧。 
    2005年9月,以色列完成了从加沙地带撤离的单边行动计划,拆除了加沙地带所有的犹太人定居点和军事设施。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沙龙从一个长期奉行“大以色列”的强硬派人物变成了同意放弃部分被占领土并同意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温和派”领导人呢? 
    那是在2003年1月28日,以色列海法大学地缘政治学教授阿尔农•索弗正在家里观看以色列议会选举统计结果的电视节目。电视播出了沙龙获胜,蝉联总理宝座的消息。这时,电话铃响了。索弗教授拿起话筒听到对方讲话的声音吃了一惊。 
    “那是总理(沙龙),”现年70岁的索弗回忆道,“他告诉我,‘明天把你的(巴以)分治地图给我’。” 
    第二天,索弗开车来到特拉维夫,将沙龙要的地图交给了梅厄•达根,此人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负责人。这份地图说明了索弗的观点——只有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分治,才能使已经建立的犹太国生存下去。 
    不少以色列学者接受了索弗的观点,并不断对以色列人口结构发出警告,声称除非以色列放弃部分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否则以色列将无法既成为犹太国家,又成为民主国家,因为被占领土的巴勒斯坦人口增长迅速。 
    索弗的观点在以色列不断传播,以色列民众开始担心犹太国家的未来。 
    以色列从加沙撤离后,巴勒斯坦女立法委员会委员哈南•阿什拉维对记者说,“事实上,人口统计学因素已被沙龙看作对以色列国的主要威胁”,即便沙龙不再执政,这种观点还将继续影响以色列政策。 
    在2005年8月以色列撤离加沙地带之前,在以色列控制的土地上约有1050万人口,其中51%为犹太人,49%为阿拉伯人。由于巴勒斯坦人的出生率高于犹太人,改变人口结构优势只是时间问题。 
    而在民主国家中,通常不同民族的人拥有同样的公民选举权利。在巴勒斯坦地区,如果不及时建立巴勒斯坦国或者巴勒斯坦人放弃建立国家的权利,转而要求合并为一个国家,那么,巴勒斯坦人的人口优势可能使未来的以色列国成为第二个南非。 
    换言之,如果以色列要实行民主制度,在巴勒斯坦国不能成立的情况下,被占领土的巴勒斯坦人必须拥有选举权,巴勒斯坦人的人口优势可能会选出一个非犹太人总理。 
    如此看来,人口统计学因素是沙龙提出并实施单边行动计划和主张巴勒斯坦建国的一个主要原因。 
    哈马斯在1月25日举行的选举中胜出,震惊了世界。曾宣布哈马斯为“恐怖组织”的以 色列对哈马斯上台执政戒心极大,其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紧迫感。沙龙接班人奥尔默特在2月7日接受以色列电视二台采访时说,今天的现实迫使以色列 必须重新划定与巴勒斯坦的边界。这意味着以色列不得不从部分约旦河西岸地区的领土撤出。 
  
    奥尔默特在竞选中提出第二次单边撤离计划,并宣布将致力于划定巴以永久边界,看来奥尔默特决心执行沙龙的路线。目前利库德集团和工党均表示同意继续从约旦河西岸撤离,但主张与巴勒斯坦方面协议撤离。 
    以色列大多数民众现在也围绕走中间路线达成了比较广泛的一致,并接受从约旦河西岸进一步撤离,以便实现同巴勒斯坦人的分离。这可能是以色列建国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 
    前进党在3月28日举行的大选中获得以色列议会120席的29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前进党主席奥尔默特已经获得组阁的权利,并同工党主席佩雷茨就两党联手组建下一届政府达成一致。 
    尽管未来以色列从约旦河西岸撤离将面临许多困难,但是,以色列从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撤离已经成为以色列的政治选择。以色列将逐步从约旦河西岸撤至隔离墙以色列一侧,以实现与巴勒斯坦人的分离。 
    在暴力冲突阴影笼罩下的人们,更加渴望过上祥和安宁的生活。图为一名以色列女孩悉心照料她饲养的小牛。 
    巴勒斯坦:“人口是巴勒斯坦最有力的武器” 
    ■妇女对生养之苦毫无怨言 
    35岁的巴勒斯坦妇女特胡拉亚•伊什贝尔有13个孩子,年龄最大的20岁,最小的10个月。尽管她没有钱供他们上学,尽管为了让孩子们吃饱穿暖,她几乎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但她对此没有任何怨言,她还打算生更多的孩子。伊什贝尔说:“我要生很多很多孩子,只有这样,巴勒斯坦人才能超过以色列人。”伊什贝尔在加沙市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当清洁工,在这家医院的产房里,数十名巴勒斯坦妇女为了使巴勒斯坦最终战胜以色列,正在用和伊什贝尔同样的方式做出自己的贡献。 
    ■人口出生率居世界第一 
    在抵抗以色列占领的长期斗争中,巴勒斯坦人逐渐意识到,除了武装斗争之外,他们手中还掌握着另一件武器:人口。如果能够拥有人口上的优势,对于巴勒斯坦走出困境、实现建国目标无疑是有帮助的。 
    在巴勒斯坦人生活的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人口出生率是全世界最高的,平均每个母亲生养6个孩子。在联合国、伊斯兰慈善组织以及其他机构的人道主义援助下,总的来说,巴勒斯坦人的教育及健康状况在过去50多年中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按常理,教育、健康状况的改善以及城市化的发展会导致出生率的下降,但许多学者惊叹,这些影响人口出生率的因素在巴勒斯坦似乎都“失灵了”。 
    ■多生孩子的主要原因 
    对于巴勒斯坦普通百姓来说,多生孩子主要是由于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生存环境恶劣,特别是多年的战乱与冲突,使巴勒斯坦人随时都面临着威胁,巴勒斯坦人死亡率非常高。为此,他们需要有一些“储备”。 
    生活在加沙的巴勒斯坦心理学家哈拉•萨拉基说:“许多巴勒斯坦人在冲突中被以色列士兵打死,所以女人们只好再去生。”巴勒斯坦妇女哈曼•希马德今年39岁,有8个孩子,她还想再要一个孩子。她说:“我要生很多孩子,这样的话,我们就有更多的人,就能把犹太人全部赶出去。” 
    二是伊斯兰教禁止堕胎,客观上促进了巴勒斯坦传统大家庭的形成。 
    三是长期以来,巴勒斯坦得到了国际社会多方面的资助,从而减轻了家庭人口增多带来的负担。 
    此外,巴勒斯坦学者还有一些更理性和战略上的考虑。一位学者曾提出,巴勒斯坦除了继续保持人口的高增长率外,还可以对以色列进行“人口渗透”,有计划有组织地安排巴勒斯坦人进入以色列,同当地阿拉伯人通婚。 
  
    11月1日,数万民众在特拉维夫拉宾广场上举行和平集会,悼念以色列前总理拉宾遇刺八周年。无辜的平民向往和平,但和平并没有伴随人们美好的愿望而降临,相反,目前巴以间的冲突仍在持续。值得关注的是,当一些国家在冲突中用高精尖武器的时候,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却开始进行着一场不见硝烟的原始战争———人口大战。持续了50多年的巴以对抗已经不仅是一场实力和武力的较量,同时也成了一场人口数量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