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北方人口“雁南飞”,顺流之势而已

时间:2015-11-13 09:09 类别:中国 人数:

十二五时期,我国流动人口平均增长约800万人,2014年年末达到2.52亿人。流动儿童和流动老人规模不断增长,流动人口融入城市的愿望强烈。针对东北人口大量外流的情况,国家卫计委已经在着手进行调研。(11月12日中国广播网)

2015年有关东北的话题就三个:经济复兴,人口流出,雾霾爆表。早在几个月前,各种东北人口“雪崩式流出”的传闻甚嚣尘上,说得最多的是“180万”的那个数据。但随后发改委及时纠偏: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东三省总人口为1亿995万人,对比之前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东北三省人口流出280万人,流进100万人。一言蔽之,10年中东北人口净流出180万人,而不是每年净流出180万。

人是一切经济活动中最宝贵的要素。中国为何造得出高铁、大飞机,却造不好圆珠笔和马桶盖?说到底,还是“人”。东北作为传统制造业的老基地,对撬动产业转型升级之人力资源的渴求,可能会更为强烈。因为用日本松下电器的那句名言说,就是“出产品前先出人才”。

这是一个永远的悖论:一方面,欠发达地区人才向发达地区有序流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30多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就是自由迁徙与流动竞业的演化史。根据大数据分析,在过去五届大学生中,毕业时更换城市已经成为主流,有59%的毕业生在就业时选择了离开学校所在城市。从当年的逃离北上广,到今天的重回北上广,年轻人选择闯荡的落脚地,有着梦想与市场的考量。于国家而言,闭关锁国不对;于地区来说,画地为牢无益。

另一方面,人口流动中的马太效应确实是造成后续诸多失衡与断裂的根源之一。比如进城与出城之间,呈现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春运”;再比如中西部地区人口迁徙潮过后,诸多“留守问题”成为可持续发展中的症结……《黑龙江日报》2011年曾报道称,拥有24万职工的龙煤集团,井下矿工只有4万多人。这里固然有产业转型与市场冷热的因素,但劳动人口流出如果呈现加速度的趋势,若无远虑,似乎必有近忧。

带着乡愁与羁绊,人往高处走。“农村空心”、“城镇超载”,都是绕不过的现实问题。从“普六”人口迁移的数据看,2010年我国流动人口比2000年增加了1亿人。更多的人口,从中西部地区往东部发达地区迁移、流动。换句话说,北方人口“雁南飞”,固然是个事实,却是潮流中的支流而已——就算在经济发达省份中,依然有流入流出的现实。比如“全国最老县”江苏如东,老人老去的同时,年轻人也在飞速离去。

离乡背井,多不轻松。迫人离去的,无非是均等的机会,公平的资源,健康的环境。北方人口“雁南飞”,从数量或趋势来看,显然不是最令人担心的;只不过,“东北制造”要振兴,迫在眉睫的就是人才(口)支撑。城市也好,农村也罢,唯有像对待老板那样对待“外面”的年轻人与“家里”的年轻人,“净流出”才不至于成为一场梦魇。

很多东西难以瞬间改变,但保持一份礼遇人才、善待人力之心,也许人口流出的速度,起码可以慢些,再慢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