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国家发改委官员用四个字驳斥某些人口方面的观点

时间:2015-11-20 10:41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这些年,一些人在人口政策方面做足了文章,抛出了许多观点。如果稍加分析,就知道这些观点多是从自身角度或是从局部观察社会得出的结论,具有明显的片面性,可却鲜有官方对此发声,以致这些声音一直在民间流传,将舆论吵得沸沸扬扬。有报道称,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在11月5日就“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发表主旨演讲,终于这些似是而非的观点进行了驳斥。他认为,中国人口是多了并不是少了,重点是要解决人口结构问题而非数量问题。
“2015凤凰财经峰会”在京举行,是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举办的。此次峰会汇聚全球一流思想家和实践者,围绕中国制度变革与技术革新两大议题进行深入讨论,寻找大变革时代,通往繁荣的未来之路。在此次峰会之上,李铁为何要讲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因为社会对此普遍关注,社会上又存在很多似是而非的观点,需要回应社会关注,也需要澄清一些问题。就计划生育和人口发展政策,李铁提出以下六点思考:第一,人口的第一大国不是发展优势;第二,要提高人口的质量而不是数量;第三,人口过快增长对于人类和全球压力巨大;第四,人口增长和国外发展是竞争关系,重点在资源和市场竞争;第五,用更少人口创造出更多价值才是发展正途;第六,低水平的人口过快增长对世界是灾难。
一、中国劳动力断崖式下跌,未来劳动力不足,已经影响到中国长期发展等观点,完全是危言耸听。
李铁认为,通过常识就知道,最近中央提出来一系列创新转型措施,都在调整产业结构。工业化进程中资本和技术替代劳动是必然趋势,而且已经在发生了。最近很多报道都称,东莞、浙江、江苏大量的传统工厂在关闭,大量的使用机器人,还有重化工工业都是用资本来提高劳动,过去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并不占主导优势了。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不是通过低成本的劳动力,低成本的土地和环境,提高我们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摒弃过去世界工厂的发展路径,应该是所有经济学界和社会的共识,怎么就能成为了劳动力不足?
不仅如此,社会上还有大部分剩余劳动时间被闲置。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劳动被统计为城镇人口为2.5亿人。这些人大概有10—15年的劳动剩余期被闲置了,因为到了45岁这些人就基本就返乡了。国际劳工组织认为,劳动就业黄金期是25—54岁,如果劳动时间提高到现在的退休年龄60岁,这些人还有15年的劳动时间可释放,再乘以2.5亿人口,这有多少时间?折算成多少劳动力,又有多少?所以,我们的劳动力还是过剩了。尤其是,农村还蕴含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李铁批评很多人只研究数字,不研究农村,不研究我国劳动力结构。我们国家目前农户户籍经营规模不到9亩耕地,不到一公顷,韩国的平均户籍经营规模1.5公顷。如果达到韩国水平,中国大致可以转移农村劳动力2个亿,如果达到日本平均2公顷的水平,可以转移2.23亿。推行适度规模经营才有利于实现农业的现代化,在这方面中国的潜力还很大。从中国长期发展的趋势来看,维持劳动力就业是一个困扰。2014年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10个亿,是美国人口的3倍,日本人口的8倍,2014年就业总数7.73亿。低水平重复就业,这是我们的现状。怎么还能回到依靠低水平就业的历史中去,走世界工厂发展的路径呢?我不知道我们这些专家怎么去研究问题。
二、中国社会的老龄化,现在是未富先老,中国面临养老困境,同样是危言耸听。
李铁说,在70、80年代,普遍的观点认为孩子越多对自己未来的保障越强,可是到了现在,还有人写文章认为将来解决老龄化的问题大部分还要靠家庭。实际上,养老的问题已经通过社会保障来解决了,社会保障的覆盖率已经达到8亿多。这个观念发生了变化,是养儿防老的观念渐渐被社保取代,也使我们的生育观点发生相应的改变。
经过有关部门调查,中国的健康预期寿命比日本低了7—9年,达到日本的健康预期寿命静态是9年,动态是20年左右,甚至还要多。整体水平提高才能提高健康寿命,所以我们还有时间要解决这些问题。还有一个没人算过,在同样的健康预期寿命的同时,其他国家都是处于高速增长过程中,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未富先老,何况社保还能解决一部分问题,而且也有很多解决办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延长退休年龄,从“十三五”开始逐步解决。对城市来讲,从60—65,30年买断工龄还有50多岁的退休一大批,城市农民工的退休年龄是45岁,还可以有足够的延长期,而且这些劳动力叫熟练劳动力。大家在饭馆、宾馆各个服务行业看,20多岁的年轻姑娘、小伙儿有的是,但不是熟练劳动力。我们经常感到服务业的劳动力素质水平非常低,原因是什么?干完了就走,短期行为,没有长期打算。你们到欧美国家,到日本去看,40多岁的中年人,她们的劳动经验最为成熟,这也是解决我们国家劳动服务业质量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提高劳动服务价值,创造新的社会财富的结果上来解决人口抚养问题,解决社会保障问题。
同样人口对比,东京人口1330万,GDP31395亿美元,广州1308万人,GDP2719亿美元。纽约2009万人,创造GDP14060亿美元,北京2152万人,创造GDP2085亿美元,同样等级的人口规模,但创造的GDP一个是千亿,一个是万亿,说明解决人口质量问题远远优于解决人口数量问题。
三、中国人口是多了并不是少了,人口多并不是优势而是劣势,低水平的人口过快增长是灾难。
李铁说,现在社会上太多观点说我们国家人少了,要大幅度增加,有时候已经成为社会主导的潮流。我个人不这么认为,人口多仍是主要矛盾。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人均排名在世界第80位,这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短板,而不是长板,这是第一个问题,人口多是主要矛盾。还有人提出,中国的人口已经快落后于印度了,印度快要成为第一人口大国了。我们是不是要赶上印度的水平,这是优势还是劣势?
中国人口多在哪里?李铁认为,生的多的是农村人,我们户籍人口8亿多还是在农村,8.76亿,将近9亿。这些人口中,没上学的7.25%,小学的38%,初中的45%,高中7.7%,大学的更少,研究生的几乎零点几。我上个星期在世界经济论坛参加理事会,我们小组的理事会成员是思科的副总裁。他是印度人,对人口多是国家发展未来的潜力提出严重质疑,特别是很多世界经济学家吹捧印度人多,25岁以下人口占50%以上,这是印度未来发展的最大强劲动力。他说这是胡扯,25岁以下的全都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这怎么能是动力?纯粹是负担。
看看我们的人口。我们的农村人口基本都是放开二胎,前面是女孩后面可以生男孩。没有受教育的人口,靠这些人口来带动经济的增长,真是天方夜谭。所以人口受教育水平不高是我们国家发展的短板。和世界其他国家比较,2012年中国受教育年限是7.5,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有太大的差距,所以人口质量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四、人均占有资源、能源的水平,也是我们严重的短板。13.6亿人口在现有能源占有水平上增加1倍,世界的石油、天然气的供给会发生崩溃。
人均能耗,中国是2.67吨,美国是10.37吨。我们是13.6亿人,美国是3亿多人,我们的人口是美国的5倍。如果我们13.6亿人就算不达到美国10.37的人均能耗水平,只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增长1倍,那么世界会是什么样子?13.6亿人口,在现有的能源占有水平上增加1倍,世界的石油、天然气的供给,我估计会发生崩溃。
现在在能源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碳排放能耗我们现在比较低,我们现在的人均碳排放相当于美国的一半还多。如果再增加碳排放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下个月在巴黎开世界气候大会,我们和任何一个国际组织和国家打交道时,对中国碳排放的关注是一个重点。现在欧美国家在跟中国进行气候谈判时,降低中国的碳排放水平,已经是谈判的焦点了。我们在能耗没有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怎么样解决未来的碳排放问题?如果持续增加炭排放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全球的温室气体效应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粮食资源不容乐观。90年代,美国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提出,中国未来的耕地是否能养活16亿人口?为此,中国实行了大范围、非常严格的耕地保护政策来促进粮食增产,保障粮食供给。按照户籍统计,在我们国家农村的人均耕地是2.31亩,在发达地区、人口稠密地区人均不到1亩地,甚至几分地。现在,中国每年进口8千万吨粮食,数量还在增加,相当于占用国外耕地8—10亿亩。中国的农地没有休耕,全部靠农药、化肥来支撑,土壤重金属含量高,农药使用量已经超过世界所有国家的总和。未来农村农业的发展能不能支撑人口的过快增长,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土地的质量问题也是值得我们重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