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人口普查 >

韩国实现男女人口出生比平衡

时间:2016-03-30 18:01 类别:人口普查 人数:

9月9日,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3年出生统计”资料显示,去年出生的婴儿男女比例为105.3:100,这是韩国自1981年进行相关统计以来出现的最低值。上世纪80年代,韩国的新生婴儿性别比维持在107左右,1986年上升至111.7,1990年达到顶值116.5,到2000年为110,之后一直呈下降的趋势。

  韩国统计厅课长尹莲玉表示:从整体平均数据可以看出,重男轻女思想正在慢慢淡化,婴儿男女性别比趋于平衡,特别是第二胎往往更愿意生女孩。

  事实上,韩国社会也出现了很多类似“重男轻女已成过去式”、“女儿比儿子好”等声音,甚至还萌生了“女儿控”(直译为“女儿笨蛋”)这样的流行语,专门指那些格外喜欢和宠爱女儿的爸爸。

  韩国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观念

  影响新生婴儿性别比的因素有很多,各国的情况也不尽相同。与我国极为类似的是,导致韩国出生人口比例失衡的主要原因是重男轻女思想。韩国传统文化具有浓烈的父权制色彩,多年来一直遵循父系家庭体系,尽管该体系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得日益松散,但是男女不平等现象仍旧存在,比如长子继承制、男女同工不同酬等。

  韩国社会中男性地位要明显高于女性,因而大男子主义思想根深蒂固。这一现象的形成有长期的历史根源。朝鲜半岛三面环海,地形多为山地和丘陵。在封建社会农耕时期,人们主要靠耕种农作物、出海捕鱼及打猎等手段为生,这样的强体力劳动使得男性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尤为突出。

  另外,韩国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极大,男尊女卑观念盛行。再者,由于缺乏一定的社会保障,“养儿防老”是普遍想法,生养儿子成为一种必须的选择。

  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对韩国社会影响深远,在语言、文化、习俗等各个方面都有体现。韩国人过去讲“七去之恶”、“三从之义”、“女必从夫”,要求女人绝对的顺从和贞烈。不少韩国女性的名字多用“顺”、“贞”字眼就受这一观念的影响。

  通过一些韩国电视剧里的生活化场景也不难发现,韩国男人基本不进厨房、不做家务,女人承担着照顾丈夫、服侍公婆和养育子女的重任。她们的形象多为勤劳能干和隐忍顺从。在韩国,如果媳妇过门后没能给夫家生下儿子,导致“无后”,那么这个媳妇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

  男尊女卑的思想逐渐淡化

  2013年,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以2537名19岁以上的韩国成年男女为对象,进行了一项关于韩国人意识和价值观的调查。结果显示:如果生育一个孩子,有66.2%的人想生女儿;如果生育两个孩子,有94.3%的人想要一对儿女;如果理想子女数是3名,则有58.4%的人希望生一个儿子、两个女儿。这些结果表明,韩国人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固有价值观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保障体系的逐步完善,韩国人观念中传宗接代的传统意识逐渐变弱。比起指望儿子养老送终的老观念,越来越多的韩国人觉得养女儿要比养儿子花销更小,而且女儿往往更细心体贴,并擅长与父母沟通感情,探望和照顾父母的频率也更高。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生女儿似乎成为更好的选择。

  韩国媒体戏言:“男孩儿出息了是国家的儿子,挣钱了是亲家的儿子,欠债了才是我的儿子。”从中也可以看出韩国当代社会对生男生女看法的巨大转变。

  重男轻女观念之所以得到明显改善,取决于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因为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社会化程度的加深使人们可以逐步摆脱家庭的束缚,变得更加独立。比较男女的成长过程不难发现,韩国女性受到了更多更好的教育,自立自强,在学业成就方面的优势逐步扩大。韩国女性的大学入学率不断提高,甚至超过男性;在就业市场上,韩国公务员录用考试已经刮起一阵强烈的“女风”。

  韩国政府为此也做出了多方面的努力,除了完善和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外,在制定和修改相关法律法规方面也采取了很多必要的措施。1990年,韩国修改《家庭法》,确立了男女财产平等权,并首次为离婚妇女提供关于财产和子女监护的选择权。2005年,韩国最高法院裁定,女性婚后仍为原家族成员,男女平等享受祭祖权。同年,韩国废除男性户主制,允许子女随母亲姓氏。

  允许鉴定胎儿性别但禁止堕胎

  上世纪80年代初,利用超声波技术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盛行,为了防止父母因受重男轻女观念影响而选择性堕胎,韩国政府于1987年下令禁止胎儿性别鉴定,对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引产的医务人员采取罚款、吊销执照乃至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惩罚手段。这对韩国的新生婴儿性别比趋于正常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也促使了重男轻女观念的淡化。

  然而近几年韩国又放开了胎儿性别鉴定。从2010年开始,韩国父母可以在怀胎28周以上时合法得知胎儿的性别。韩国保健福祉家庭部将可以告知性别的时间定为怀孕28周是因为据现行《母子保健法》的规定,因胎儿患病等原因可以堕胎的期限是未满28周。

  根据《母子保健法》,只有当孕妇健康受到严重威胁、因强奸、乱伦致孕或胎儿患有严重遗传疾病时,孕妇才可以接受堕胎手术。虽然说在韩国堕胎属于违法行为,但是对条款“危害孕妇健康”的解释存在相当的争议。该法律还规定,符合条件接受堕胎手术及实施手术的人员可以免于刑法所规定的处罚。此外,一些产科诊所难挡收入诱惑。这一切都导致了韩国堕胎法的实际执行存在不少现实性难题。

  不少韩国媒体认为,韩国政府一直以来都对堕胎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韩国现在的人口低出生率促使政府不得不想办法加强对反堕胎法律的支持。

  韩国女性是否真的撑起半边天?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韩国女性的社会地位有所上升。尤其在年轻人当中,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已有了显著变化。女性变得更加独立自主,不再被视为“二等公民”。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进入职场,很多过去号称“进了厨房,就不是男人了”的男士也会与太太一起共同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2012年,朴槿惠当选韩国第一位女总统,成为韩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众所周知,女性进入政界的门槛很高,这对于深受男尊女卑观念影响的韩国社会而言更是一个巨大突破。但女总统的诞生,是否就真的意味着韩国女性的社会地位提高了呢?

  2013年,韩国统计厅发布了“经济活动人口调查”数据,结果显示,2012年韩国20岁至30岁女性的经济活动参与率为62.9%,首次超过同年龄段男性的比例(62.6%)。但是,单看此数据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因为韩国男性受入伍等原因影响,初入职场的年龄较女性大。

  事实上,该调查30岁至40岁阶段的数据显示,韩国男性的经济活动参与率高达93.2%,而女性只有57%。30岁至40岁韩国女性的经济活动参与率这一数字,十年来几乎原地踏步。

  不仅如此,据经合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韩国企业和机构的职业“天花板”仍然又厚又硬,严重制约着女性在职场上的提升空间。在工作晋升问题上,韩国女性明显面临比男性更大的阻力。一般而言,韩国大多数女性会在30岁左右时因婚育压力遭遇职业危机,等度过生育期重返职场,要找到一份令人满意的工作就难上加难了。由此可见,韩国女性的社会地位虽然有所提高,但实际情况也并不那么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