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欧洲 > 希腊 >

希腊危机凸显高福利与人口结构弊端 警示中国

时间:2016-06-22 19:31 类别:希腊 人数:

清算的日子总会到来

  在这里,在危机爆发之前,由于慷慨的福利体制和丰厚的退休金,希腊人的平均退休年龄是53岁,在发达国家中可谓首屈一指;每年还有多达6个星期的休假。

  据报道,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希腊民众为了争取高福利,用选票选举承诺高福利的政党上台;政治家们为了上台掌权,则不断提高福利水平。在这样的循环中,希腊人仅靠自己的钱已经无法维系其舒适的生活,于是就开始借钱,不断地借钱。然而,清算的日子总会到来,希腊人就等到了这一天。

  必须勒紧腰带了

  希腊危机之后,曾有美国媒体讽刺说,希腊人就像一个亿万富翁那样消费,但实际上他们连百万富翁都算不上。这样的讽刺或许太过刻薄,但却也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如今,不管希腊人愿不愿意,都必须勒紧腰带了。根据希腊政府的计划,希腊人的退休金水平平均将降低11%,公务员工资将削减14%。

  希腊人在领取退休金之前,必须缴足40年的费用;退休年龄将提高,没有人可以在60岁之前退休;月收入3000欧元以上的希腊公务员,将不再享受过去每年额外发放两个月薪水的待遇。

  多国效仿

  削减福利的不只是希腊 欧洲各国节衣缩食

  削减福利的不只是希腊,还有其他多个欧洲国家。

  德国政府将于下月决定如何削减至少37.5亿美元预算。默克尔政府首次暗示,将削减失业补助。

  根据德国现有的失业补助政策,年龄低于50岁的就业者失业后,可在一年之内每月获得相当于其失业前薪水大约60%的补助。而在2005年,德国失业者的补助比这还要高。

  24日,新上台的英国政府公布了预算削减计划,其中大部分是政府开支。卡梅伦政府承诺提高退休年龄:女性从60岁提高到65岁,男性从65岁提高到66岁。英国政府还计划严格福利制度,要求失业者尽力寻找工作;取消对每个新生儿家庭360美元的补助。

  法国政府也在筹划提高退休年龄。目前,不少法国人可在60岁退休,每月退休金相当于其退休前平均薪水的50%。退休公务员、退役军官以及有3个或3个以上孩子的家庭,所享受的额外补助则更多。

  与此同时,法国工会则计划组织全国性抗议游行和罢工,要求保护工资水平和退休年龄。

  在西班牙,从下个月开始,公务员薪酬开支将被削减数十亿美元;西班牙政府已经决定,之前为抵消通货膨胀因素而进行的退休金补助将冻结两年;对残疾人的补助削减3.75亿美元;取消了对每个新生儿超过3000美元的补助;还打算将男性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

  模式比较

  北欧模式表现更好

  在西班牙经济学家阿莱德看来,与大多数欧洲国家相比,丹麦和其他北欧国家在福利体制方面表现更好,其失业福利体制更多关注的是失业者再就业,而不是让失业者失业期间也能过上舒适的生活。

  丹麦和其他北欧国家因为世界上税率最高和从摇篮到坟墓的最慷慨福利模式而闻名于世。丹麦建立了一套被称为“灵活性”的福利体制。在这一制度下,雇员可以灵活就业,老板可以灵活解雇,丹麦人重视的不只是个人的失业保障,同时还重视对失业者进行培训,使其可以尽快找到新工作。

  如今,北欧三国的失业率都远低于欧洲平均水平。丹麦一季度的失业率为7.5% ,低于欧盟9.6%的平均水平,瑞典和芬兰的失业率为8.9%,挪威的失业率4月份仅为3%,为欧洲最低水平。

  原因分析

  人口老化增长放缓

  欧洲国家的福利体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旨在平息民众的不满,实现欧洲各国的共同繁荣,这种福利国家的模式将不同于“弱肉强食”的美国式资本主义。战后数十年来,这一体制被欧洲人引以为豪。

  早在数十年前,人口学家就曾警告,随着婴儿潮一代逐渐衰老,福利国家的模式将难以继续。日益严峻的债务危机,加上该地区人口老化、出生率低迷,经济增长缓慢等等因素,迫使欧洲各国政府对其福利体制进行重大改革。

  以人口老化为例,在希腊,2005年时,65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18%,预计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上升到25%;在西班牙,这一比例将从17%上升到25%。而在整个欧洲,到2050年,65岁以上老人的比例将翻一番,届时,一名就业者将不得不负担一名退休者的养老金。

  福利VS政治

  改革意味政治风险

  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永无止境地靠借钱生活,永远享受超出经济承受力的福利待遇。任何政府在这一问题上投选民所好,只会让问题更加严重,也更加难以解决。

  选民的选票不答应

  然而,对欧洲的政治家来说,大规模改革福利政策充满危险。希腊民众的持续抗议就表明,一旦民众习惯了各种优厚的福利待遇,即使这种福利是国家所无法负担的,要“剥夺”它们也须承担相当的政治风险。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就曾为其福利改革付出代价。1998年,施罗德上台后进行了薪酬、失业、养老等多方面的改革。这种改革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使德国得以在今天有能力向希腊提供巨额援助,然而,他的改革得罪了选民,使其在2005年的大选中黯然下台。

  实际上,德国的经验和希腊的危机都表明,一国的福利模式不应超越其经济承受力,其福利水平也应视经济状况而进行调整,不存在一成不变、绝对值得称赞的福利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