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欧洲 > 希腊 >

希腊经济危机 雅典人口现“逆城市化”流动

时间:2016-06-22 19:29 类别:希腊 人数:

雅尼的故事

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阿卡迪亚山山谷中有一大片青翠的牧场,牧场的边缘矗立着一个石头搭起来的房子,一群年轻的雅典人正在忙着重建他们的生活。

雅尼是一个刚刚从雅典移民到那里的年轻商人。希腊经济危机爆发后,整个雅典人心躁动,就像一口沸腾的大锅,让人感觉住在城市里的希腊人已经没有什么生活前景可言。有一天,他幡然醒悟,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然到头,他要“像一个真正的希腊人那样生活”。雅尼最终选择了和十几个朋友一起逃离首都雅典。那天,雅尼把所有的家当装进了一辆加装了拖车的路虎,就这样头也不回地上路了。他绕过公路、河流和沟壑,经过一处处废弃的建筑物和空舍的村庄,直到这个牧场。

这只是希腊人口“逆城市化”流动的一个小小片段。在这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希腊已经负债累累,成千上万的希腊人离开了城市,移民到农村地区生活。

人员返乡的涓涓细流

 

在希腊北部马其顿地区一个村庄工作的一名老师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人们不得不去面对。他已经知道有两对夫妇移民到了农村地区,而且还有很多人想从萨洛尼卡(希腊第二大城市)回到自己曾经生活的村庄。经济危机不断蚕食着他们的生活,他们已经无法应付,可是如果他们得到一点点的支持,或是来自官方一点点鼓励,这一股移民的涓涓细流会变成一波浪潮,只因为农村的生活会轻松一些。有意思的是,这个村庄正是1981年希腊加入欧盟的设计师、希腊新民主党创始人——康斯坦丁·卡拉曼利斯的出生地,村庄的广场上立着他的白色石膏雕像,雕像底座上可这一句话“我相信,希腊可以改变自己,可以改变其人民的命运。

危机中的雅典城

雅典的人口占到了全希腊的一半,危机的影响随时可见。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饥饿的人群深夜里在市政部门的垃圾回收箱里翻找食物,没有养老金的老人身无分文,四处寻找水果蔬菜市场里丢弃的废物,成千上万的普通希腊人再也无法支付家庭旅游的费用甚至是定期吃肉。

生活在雅典城市里的维塔丽斯是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和她的公务员丈夫辛苦一个月下来的收入却仅有2000欧元。她的家人再也没去过外面饭馆吃饭,也放弃了买新衣服的打算,在一星期多的时间里一家人,只能吃上一顿肉。

她说:“希腊紧缩开支的行为让我们家的月收入减少了450欧元,我们只好全力削减了家中不必要的支出。尽管如此,我们却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还有工作。我认识的一些人处在失业和饥饿的绝望之中,他们的家庭和朋友也没有了食物。”

眼下,尽管在圣诞节和2012年新年前夕,欧盟的最终决定让希腊暂时避免了破产的风险;尽管欧盟高官已经披露希腊有望扫除获得第二轮援助贷款关键障碍;尽管过渡政府已经组建,但经济缺乏增长点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政府要裁员,公共开支要缩减,老百姓也开始对未来的生活有了更长远的规划。人们的不满肯定会有,雅典罢工示威的发生也比以往更加频繁。

人才流失问题

那些大城市明亮的灯光曾经被认为是希腊从农业为主的社会转为工业社会的标志之一,而多年过去,越来越多的希腊人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正确。一些人离开了城市,还有一些人,一些精英则选择了离开希腊。


任教于马其顿大学的区域经济学教授洛伊丝感叹说,现在没有人公开谈论过,希腊经济的前景将会因为人才流失而更加严重。这个国家从来没有失去它的知识份子阶层,但这个濒临破产的国家,将会因为人们对未来的恐惧丢掉一代或两代的优秀人才,这个国家将失去它最好的头脑。她解释说,在经济危机之前,就有13万5千名的受过大专以上教育的人在国外居住,他们占到希腊总人口的9%。因为希腊经济以服务业为主,依赖的是低工资的廉价劳动力,他们回来后没有办法可以找到工作。

希腊一个左翼报纸的编辑如此说到 ,“在过去,未来总是暗示希腊人希望,但现在它意味着恐惧。人们曾乐观的认为所有解救危机的措施将持续一年或两年以上,但现在希腊需要更多更多的援助,也需要更多的财政紧缩,他们看不到一个尽头。”

正如那些选择阿卡迪亚山重新开始的年轻人,也许,希腊需要重建,如果它想在这个近代以来最严重的中危机存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