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人口红利渐失 抚养负担趋重

时间:2016-03-28 21:39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末,苏州常住人口总量1061.6万人,环比上年仅增加1.2万人,微增0.1%。作为江苏常住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其常住人口近乎零增长所传递出的劳动力总量下降、人口抚养负担加重等信号值得关注。

    2015年末江苏常住人口7976.3万人,在13个省辖市中常住人口超千万的只有苏州和徐州,前者多出后者32.9万人,但论常住人口增速,徐州增长0.5%,环比上年增加5.2万人,明显高于苏州。当然,无论是苏州的0.1%,还是徐州的0.5%,在各自的人口历史中都是偏低增速。“十二五”期间,苏州常住人口年均增长0.3%,远低于“十一五”期间年均8.9%的增长速度。

    事实上,放眼全省,人口总量进入低速增长期已是新常态。2015年末,江苏全省常住人口也仅比上年末增加16.24万人,增长0.2%。虽然绝对数继续增长,但全省常住人口的增速却处于新中国成立以来增长最慢的时期之一。

    “常住人口增长进一步放缓,除了出生人口不断减少外,流动人口趋于稳定也是重要原因。”苏州市统计局蒋舟说。受出生率下降和死亡率上升双重因素影响,2015年苏州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五年来最低水平,为0.74‰,比2014年下降了1.22个千分点,自然增长人口不过万,为0.78万人。而随着全市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对劳动力资源需求有所减弱,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由苏州向外转移。以往传统劳动力输出地的务工人员受地缘、人缘、生活压力等综合因素影响,回流现象较为明显。目前苏州流动人口呈现省内流入人口回流增多、省外流入人口减少的新现象。

    来自省统计局的数据印证了这一点。2013年,苏北地区首次成为全省常住人口增加最多的地区,全年增加9.68万人,超过苏南的9.1万人。在常住人口增长趋缓、总量稳定的大背景下,不同地方常住人口规模的变化其实做的是流动人口“你多我少”的加减法。省统计局人口处马永春说,苏北人口净流出递减、常住人口扭转多年下降局面,对应着全省区域经济发展格局的重大变迁。随着苏北、苏中经济快速发展和工业化程度提高,新办企业的增加和原有企业的扩张,对劳动力的需求与日俱增,促使外出人口减少和回流,外来人口增长较快。相比之下,加快产业转型的苏南,对低端人力资源需求下降,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不断向相对落后的地区转移,流动人口的流向也随之发生改变。

    蒋舟表示,苏州常住人口变化新常态带来两大现实难题,一是劳动力资源持续减少。全国自2012年步入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拐点,苏州“十二五”时期劳动年龄人口也年均减少0.3%。第二个现实难题是人口抚养负担持续加重。2015年末,苏州少儿与老年人口总抚养比为25.2%,即,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需要抚养25.2名非劳动年龄人口,环比2014年上升0.4个百分点。

    苏州人口负担虽在全省十三个市中处于最低水平,但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总抚养负担持续加重趋势十分明显,人口红利优势将逐渐减弱。这一现象在全省具有共性,对比统计资料,2015年江苏劳动年龄人口为5912.89万人,比2014年末又减少29.55万人,连续第3年下降,3年累计减少66.69万人。

    苏州常住人口近乎零增长,但房价却较快上涨,2月份苏州住宅成交均价环比“逆天”上涨,以5.56%的第二大涨幅力压北上广。南京大学教授钱志新认为,苏州房价近期属于“洼地起跳”,其房价绝对水平长期偏低。今年2月份苏州住宅成交均价为每平米13428元,只高出全国100个城市住宅均价2336元,比南京“矮”了一成多,但就全体居民收入而言,苏州人在省内“最有钱”,2015年比南京高出253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