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从《长安十二时辰》看中国古代人口登记和户籍制度

时间:2019-07-08 14:55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刷剧也不忘学术,从专业出发,关注并惊叹于剧中多次提及的长安人口户籍资料,以及靖安司对人口资料的全面掌握。

剧中第4集,姚汝能通过比对怀远坊供奉名录与长安人口户籍资料,锁定了周一围饰演的龙波有充分嫌疑。剧中详细描述了户籍资料的比对情况,甚至能详细追踪到个人地址搬迁。龙波的破绽就在于并没有在新造的户籍册中更新相貌信息。

从《长安十二时辰》看中国古代人口登记和户籍制度

唐朝难道也有户口本?户籍也能追踪到人口搬迁?还要登记个人相貌?朝廷能随时调用个人信息?有这么先进吗?今天严八就带你回顾中国古代的人口登记与户籍制度,让你看剧也不忘长知识,轻松笑傲朋友圈。

一、人口登记与户籍制度的意义

说起户籍登记与户口,所有人应该都不会陌生,那些年为办理户口相关事宜而跑过的路,是每个人刻骨铭心的记忆。且不论户口在塑造中国现代社会中的地位,不可否认户籍登记是国家进行社会和人口管理的最基础和最重要的手段。然而,人口登记与户籍制度并不是现代社会的发明,事实上中国自古就有一套复杂而成熟的人口登记和户籍管理系统。

古代社会最重要的国家资源就是人口,人口的多少与国家的强盛水平息息相关。对外,人口数量决定了国家的军事力量和对外扩张的能力。对内,人口数量直接影响国家赋税徭役,决定了国家的基础财富水平。搞清人口数量是统治者最基础的需求,是土地分配、征收赋税、兴办劳役的依据,同时利用户籍登记制度,统治者可以对人口进行有效管理和控制,采取道德教化和经济剥夺,并且限制不利于稳固统治的人口迁移和阶层流动。简而言之,古代户籍制度的核心是对人口的占有和支配。

从《长安十二时辰》看中国古代人口登记和户籍制度

二、中国户籍制度古来有之

中国最早的人口普查和登记来自4000多年前的原始社会,根据《史记》的记载,大禹为了治水而进行人口调查,“禹平水土,定九州,计民数”。当时登记的人口为1355万人,赶上如今的一个超大城市的人口规模。虽然不可能核实数据的准确性,但是这也体现了中国开展人口登记的实践之早。

如果说大禹有传说的性质,那么到了商代,甲骨文就有关于人口清查统计的明确记载,“惟殷先人,有册可典”,有了对人头的统计,可以视为中国户口登记制度的萌芽。

西周时期,朝廷正式设立了专门管理户籍的官职——“司民”,其主要职责是掌理户籍、计点民数,每三年进行一次人口调查,对人口进行登记。登记内容已包含居住地、性别和生死等情况。这说明西周时期已经有了制度性的、经常性的户口调查登记。三年一次的调查频率已经非常高,后世也基本延续了三年一审查的惯例。

在春秋战国时期,由于战争频繁,各国越发重视人口。齐国宰相管仲倡导进行常态的人口统计,并且还非常注意查明人口素质,例如每个农民能够提供多少口粮,有专门技能的男女人数,不务正业的人有多少,甚至鳏夫、寡妇、病人等有多少都要记录。而秦国的商鞅变法第一次将人口登记和人口管理功能结合起来,将人口以五家为一“伍“,十家为一”什“地编制起来,并且把人口按壮男、壮女、官吏、商人、读书人、残疾人等十三类分别统计,使得人口数量和质量等关键国情信息牢牢掌握在国家手中,也助推了秦国的强盛。

秦国统一六国之后,延续了商鞅的户籍制度并且更加完善。首先规范了登记户口的程序,即户主申报和地方典老审查核实相结合。同时要求生死变动都要及时更新。秦朝按照郡、县、乡、亭、里来进行行政区划划分,其中乡、亭、里直接按照户籍编制来管理民众(刘亭长也是管人出身的)。户籍登记内容也更加细化,包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