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新加坡 >

新加坡:人口老龄化是一辈子的命题

时间:2016-03-16 17:02 类别:新加坡 人数:

在当前人口迅速老化的国际趋势下,新加坡已成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快速的国家之一,目前年逾65者已达43万(毎九人中有一位),预计到了2030年将增加到90万(毎五人中有一位)。面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的严峻挑战,这已不仅是国家发展的重大课题,更是成了必须深层思索与多方开拓的人生重要命题。
     凡夫俗子如我辈,谁不盼老有所为、老有所属、老有所归、老有所终、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然而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因此,我们更应尽早准备,并努力予以实践。

首先,就国家政策而言,它主要将老龄化的策略设定在七大方面:即就业、退休保障、终身学习、志愿服务、医疗保障、城市基础设施及老龄化相关研究。至于个体方面,身心健康是基本原则,而财务规划也须乘早安排,开源节流,未雨绸谬乃上策。否则,未富先老,到了晚年仍无法达到“财务自由”(即指不必担心财务情况而能随心所欲地过生活。),而在一切以经济为前提的大环境下,经济拮据的年长者,一旦面对生活费、医药费等沉重的财务负担,自然倍加困挠,还何以安度晩年?

其次,就养老方式而言,可谓因时因地而异,各有特点,无一相同。以新加坡情况而言,它包括了一般人心目中理想的“居家养老” 、让社区提供护理服务的原地养老。此外,《联合早报》评论员张从兴还别具创意地提出了“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的社区自助养老。

另一方面,随着与时并进非传统的生活方式的产生,尤以婴儿潮后期诞生的年长者为例,由于教育程度高,经济能力强,更重视自身的独立和隐私,不一定和已婚儿女同住。有鉴于此,另类的养老方式自然应运而生。“银发海啸”的危机也可能因此而成了契机。

正因如此而产生了不同类型层次的退休村。如2016年上海首个开发商持有型养老社区,推出了基础标准化服务和个性化服务,其服务费则根据所选择的服务项目而定。另外,早在2008年,杭州便有一个名为“金色年华”的收费高昂的高档养老机构,它吸引了不少中高收入的年长者入住,当中容纳了几百名平均年龄为72岁的退休住户,该退休村内还设有超市、餐厅,还有医疗门诊等。此外,还有住户义务教导各类健身娱乐活动,成立老年大学等。

再者,就人文观点而言。其实年长者更重视心理需要,就如建屋局可为独居年长者安置智慧系统,但他们的心理需要则非资讯科技能力所及。尤其是欠缺家庭温暖的鳏寡孤独的寂寞心态,更使得他们倍觉自己成了社会的累赘、家人的包袱。

因此,如何以“心件” 为本,通过人文关怀,人际关系、情感因素等,提高这一羣属于边缘族群的年长者的生活素质,从而达到一个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温情“人瑞社会” ,则是老龄化社会有待解决的问题。就以重人文关怀的原地养老策略为例,虽然利用资讯科技有助年长者在原地养老,但我们还是须要通过人文关怀的接触以辅助资讯科技的不足与局限。

除上述论点以外,作为个体的年长者也当自强自重、自律自处,或许还可以进一步以下列两大原则作为考虑。

第一,自我调适,重新发出:纵然年长,仍可从“生命计划清单” 中,不断的再三更新,尽力的自我调整,减少对物欲的执念,而以自由无畏,逍遥洒脱的生活态度,悻然踏入人生下半场。

第二,回馈社会,成就他人:既然有幸健康的活到乐龄,就不妨将自己的专长延伸到人生下半场,重新启动“第二人生”,如果还想不出要为自己做什么?何不宏观的思考还能为别人做些什么。

深层反思,正因为年长者所剩的时间有限,更能体悟再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而如何超越老的龃龉,将自已发挥到极致,以至“成功的老化” 。它无疑是你我一辈子所须面对的重要课题。